壮阔与渺小

相比人文景观,我更爱自然风光。骑行时尤甚。

在滇藏线上,最后一天骑行是从松多到拉萨,全程176km,上午要翻过一座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。我起的挺早,出发时天还没亮。从松多到山口有28公里爬坡路,寒风从坡上吹下来,真他妈的冷。

头上全是云,星星月亮什么的都看不到。头灯快没电了,我心想这都最后一天了,懒得换电池,就着隐隐约约的光线往前骑。周遭安静得很,只有久病之人的喘息模样的风声。直到东边的天开始花白,视线逐渐清晰,我才看到路的旁边积了一层薄雪。

上山的路总是很蜿蜒,又全是雪,我都快被这冷峻的大山淹没了。

爬上山口,我完全没有征服感。我在上面歇了一阵,骑友们陆续到达,除了摆各种姿势拍照和若干低语,只有沉默。

也有人开车上来,他们停车大多不熄火,几个人握着相机跳下来,四下一望,换不同的角度拍几张照片,然后蜷缩着脖子钻回去,发动机低鸣着滑下山。一点留恋的样子都没有。

在大自然面前,人类的产物都是渺小的。人也好车也罢,镜头拉远,不过是一个小点而已。可是不少人在城市中居住了太久,离真实的世界太远,尤其是缺乏孤身面对自然的经历,便可能滋生出无知的狂妄。有人脱光衣服,爬上刻有海拔高度的石头上照相;也有人轻蔑地上车:「没什么好看的」。他们或许觉得,爬上这座大山没什么了不起吧,无非几脚油门,打个盹的功夫而已。

同样的山口,亲身用力、翻山越岭才到达的人,会有更强烈的感受。荒凉无树毫无风景可言的山头,也变得壮观而充满力量;扭曲蜿蜒的山路见证了路途的艰难,即使是风景单调埋头苦骑的路段,也因抵达而更有意义;山口上简单的路标和哈达,便是成功的见证。但这不是征服性的成功,而是对自身成功的挑战,骑行者深知此点。

体会了世界的壮阔和庞大,才会对自身的渺小有更深的认识。

dz-1-2

发表评论

火花来自思想的碰撞,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吧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