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的现实意义

读史明今,纵使放眼至全球人类史这个宏大的视角,也有许多可供眼下参考的现实意义。

生产积极性

食物采集者从旧石器时代跨入新石器时代,成为食物生产者,这牺牲了所有人的生活质量。食物采集者拥有良好的食谱,不竭的食物来源,每天的工作时间特别短(两小时左右),身体健康,但平均每平方公里连一名人类都养活不了。因此,当人类种群开始繁衍扩大以后,人口压力迫使他们从事农业工作,定居下来成为食物生产者。他们的食物变得相对单一,食物来源极易受天气影响,工作时间变长,定居地缺乏卫生保障,但社会总人口数却因此激增。

从新石器时代到古典文明时代,社会阶级形成,此时更是极大的损害了绝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,奴隶劳累终生来供养国王、朝臣、官吏、祭司。阶级带来非农业生产的增加,国家带来外交事务,同时技术也在进步,这使生产能力进一步提高,大规模生产开始出现。

前两次生产力提升是全球性的,下一次生产力提升却始于西方。

其他的帝国里都有大量遵循守旧的东西,中国有儒教理学和科举制度,印度有强大的种姓制度,拜占庭继承了罗马帝国的遗钵。帝国的帝王拥有绝对的权威,和贵族和官僚一样,这些统治阶级保护家族的权利和财富,最正常的选择自然是压迫农民与商人,不允许他们创造性地提高生产力,挑战其地位。

只有西欧的西罗马帝国,其文明在五世纪时被彻底湮灭,在废墟之上,建立了一个全新而复杂的社会。其中存在教会、国王、封地领主三者的博弈,而非仅仅帝王的强权。在这博弈之后,生产积极性被悄悄的释放。城市中的市民不像其他帝国一样倍受压迫,而是从一开始就自信而独立,获得了一定的权利和财富之后,他们在这三个阶级之间游说,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利益,从事商业活动。

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,是人口压力迫使人类积极耕作;从新石器时代到古典文明,是阶级迫使奴隶和农民积极生产;而从古典文明到近代文明,大家才终于真正为自己工作,每个人都会积极地从事生产活动。

帝国兴衰的普适原因

历史上的所有帝国,更替与兴衰都源自同一个问题,即贵族发展与帝国稳定的矛盾。帝国建立之初,会推翻旧贵族(至少是削弱其力量),并分给普通农民一定田地,这样保证了其早期税收的稳定,同时社会稳定,生产力提高。随着帝国发展,贵族由于其政治势力,交纳很少的税,他们能聚敛足够的钱财来购买、剥削农民的地产,让农民不再独立,而为其工作。但帝国的税收仍然加在普通农民头上,农民不堪忍受,内忧因此而起。与此同时,外部外部游牧民族加强进攻,导致帝国溃败。

而中国、印度、拜占庭拥有的强大统治力量,能让一个帝国倒下后,另一个帝国以同样的形式站起来,进一步加强统治,并重新陷入之前的循环中。不要指望推翻旧有的统治力量就能带来新世界,新的统治秩序才能带来新世界。

在当今,有的团体因为害怕混乱或者暂时的成本,不愿激发成员的生产积极性,仍然采用团体早期赖以成功的压迫制度;在外忧内患来临之际,不愿意推倒旧秩序,而是在旧秩序之上,推翻一些原来的压迫力量,期望能带来新世界。在我看来,这些都是老祖宗们就干过的自欺欺人的把戏。

本文为读《全球通史》后草就,若有史实问题,望不吝指点。

欢迎订阅blog,或者关注我的微博:@berg ,Twitter:@cnberg

发表评论

火花来自思想的碰撞,请留下你宝贵的评论吧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