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aletti 摩卡壶

去年从西西里回来后,家里就多了一把Bialetti摩卡壶。

对我来说,咖啡是必需品,可我并不享受从头制备咖啡(选豆,研磨,压粉,淬取,清洗)的漫长过程。在此前,我喝咖啡都依赖Nespresso的咖啡胶囊机,口味有限但胜在方便。比起胶囊机,用摩卡壶准备一杯咖啡要略微麻烦一些,可带来的趣味恰好能弥补这点不足。

但它给我带来的趣味并不局限在家里,这次去新疆骑摩托,我们也带上了它。在野外用在气罐上换上MSR的超小炉头PocketRocket,恰好可以支起这直径不到8cm的小罐子,再方便不过。

刚出发两天,我们就被大雾和大雨困在独山子的山脚下。由于大雾和雨雪天气,交警用路障拦住了所有进山的车,我们等了一上午,看山里的大雾散了又来,雨倒是一直没停过。午饭时间,我们坐在交警大队宿舍外面的破烂沙发上,一边呲溜着刚煮好的方便面,一边看着带着微微泡沫的褐色液体从壶里冒出来,心中积郁的烦闷和焦躁就这么一扫而光了。

之后,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里,塔克拉玛干沙漠中,天山山顶,慕士塔格峰下,这把摩卡壶都忠实地履行着使命。

在户外,我才意识到摩卡壶的方便。少许凉水,少许咖啡,几分钟时间,一杯热腾腾的caffé就到手了。而且事后只要把咖啡粉倒掉,趁余热还在,用半张纸巾擦擦粉碗和壶里,就可以放心地把摩卡壶收起来了。

咖啡壶-4

咖啡壶-3

咖啡壶-2

Tags: 评论 (1)

相比摩旅,我更喜欢骑自行车

我讨厌坐在一个方盒子里面旅行。 之前我选择的是骑自行车,但总有一些目的地,极难在短暂的假期中骑车完成旅行,比如南疆。从乌鲁木齐出发,去喀什走南疆返回乌鲁木齐,总行程将近5000km。加上路线比较困难,骑自行车可能要将近两个月才能完成。 所以我今年年初买了一辆摩托车。买车刚满半年,这辆摩托车驮着我们在新疆完成了旅行。整趟旅行还是颇为安全和顺利的,但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美好。 跑得太快 跑得快,这本来是好处,但在旅行中也是坏处。经常是我还来不及刹车,一片片好风景就已从身边闪过,加上摩托车不能原地调头往回骑,就这样错过了很多美景。而且骑车的人需要全神贯注,有更多的好景色我连看都没能看到…… 跑太快的另一个后果是风太大,身体又缺乏运动,冷得厉害,尤其是手指冻得生疼。 机动性差 在北疆,我们两次遇到封路,都不得不改变原始计划,调头、赶路。在独库公路遇大雾、雨雪天气,在路边等了半天以后,我

Tags: 评论

骑着摩托,穿着婚纱,一路向西到帕米尔高原

有人说,旅行是年轻人检验恋爱能否继续的重要手段。我们在一起两年多,远的地方去过俄罗斯、欧洲、南美、北美、东南亚,近的地方去过内蒙和香港,这次是合法夫妻以后第一次出门,但却是一次特别仓促的旅行。年中我俩工作特别忙,完全没考虑过国庆要去哪里,甚至怀疑国庆能不能休假。直到九月初,才终于确定国庆的假期,我们盘算了各个能快速办下签证或落地签的国家,没有几个我们想去的,而且机票都已经超级贵了,那就只剩西部了。 去广袤的西部旅行,骑车比任何别的交通工具都好了太多。骑着车,不仅能够在任何一个拐角停下来,还能躲开人潮和那些到此一游的景点,真正融入到当地的村庄、风俗和美食中。不光是西部,任何一个地广人稀或是乡土风情浓厚的地方都尤其适合骑车旅行。 为什么是新疆?我们一直着迷于广袤的大西部,从未涉足的新疆自然就成了首选。这里还有一件很巧的事情,2011年,我们在完全不知道世界上有彼此的时候,她从川藏线沿途搭车

Tags: 评论 (1)

在摩托上无损安装电子设备

在中国骑摩托,不少人买一个GPS定位器,我也有个机车游侠(我不推荐这款产品,定位很不稳定,历史轨迹也经常无法查询),但如何安装却成了买车以后的第一个难题。不过摩托上的电路极其简单,只要有初中的电路知识完全可以自行动手DIY。除了GPS,我的尾箱后装了刹车灯、示宽灯和遥控开尾箱的装置,尾箱里面有一个USB充电器和照明灯,边箱里面有一对转向灯,车前有一对LED灯并且和大灯开关相连,还有高音气喇叭,下个冬天前,我应该会再加上一对电加热手柄。 只要懂两个初中电路概念,装上这些电子设备完全无问题,当然,电瓶也不会亏电。 摩托车上的电子设备分两种,一种是需要常年通电的,比如GPS、尾箱遥控,如果常年不用车,这种装备的确可能导致电瓶亏电,所以这种设备越少越好。剩余的设备应该都可以跟电门线关联,只有钥匙拧开的时候才有电。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概念,电门线和继电器。 电门线:钥匙拧开以后,摩托有一路线将会通

Tags: 评论

160块,搞定北京摩托牌照

在《禅与摩托车维修的艺术》中,作者开篇不久就提到,「对我来说,尽量使用买摩托车时附送的小工具箱和使用手册,然后自己保养,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」。既然连保养和维修都已经亲力承担了,那上牌照这件事,自然也不能用粉红色的钞票来代劳。况且,这比起之后拿着满是油污的工具,看着摩托车开膛破肚,满地撒满零件的场面,还是要简单轻松的多了。 北京的摩托车牌照分做两种,京A和京B。京A能在绝大多数路段正常行驶(北京不允许摩托车进入环路主路),可早已不再发放,市场交易价格大概在8-10万;京B只能在四环外自由行驶,只要你有北京的郊区暂住证(居住证)或者郊区户口,就能办到牌照。下面要说的是进口摩托车(即大贸车)的上牌流程。 缴纳车辆购置税,不用车辆前往。准备好机动车销售发票原件、车主身份证原件+复印件,机动车车辆一致性证书原件+复印件,机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原件。一般来说,在汽车市场都有这样的服务大厅

Tags: 评论

我的新玩具 – 川崎ER-6F

是的,我买了一辆摩托车。 实际上这个想法由来已久,六年前,我从青藏线回来,琢磨其他进藏线路时,便发现新藏线可能我无论如何也无法骑单车走完,难度倒在其次,主要是耗时太长,可能要花2-3个月才能走完。当时就心想,骑摩托或许还靠谱。 可骑摩托要驾照。这就好像出行前的机票一样,本非什么难事,但它作为一个若有若无的借口,让我迟迟没有行动,直到去年下半年拿到了摩托车驾照,终于让我在今年开春之际,正式考虑买摩托这件事。 北京骑摩托的环境还不错,京B牌照人人可办,四环外可随意行驶。各大摩托车厂在北京也都有4s店,我去本田、铃木和川崎看了一圈,对摩托建立了初步概念。我的用途很简单直接:摩托旅行。 原本我的目标是排量250-300cc这个级别的车,可实际看了看,后座太小,而且载重以后性能明显下降,长途摩旅估计会吃力。而800-1000cc排量的车太重,对于我这个从来没有骑过摩托的人来说,让我直接骑这么

Tags: 评论 (3)

美国西部自驾行

去年,美国开放了十年签,而我之前的B1/B2签证过期时间尚不足两年,因此我直接在线就拿到了签证。于是便有了今年四月底的美西自驾游。 离开洛杉矶的迪斯尼乐园,我们往东先经过满是仙人掌的Joshua国家公园,沿着山姆大叔的母亲路66号公路,继续往东到大峡谷,再往北到达印第安人的领地纪念碑谷,这一路天气阴雨,在大峡谷中的一个清晨,甚至下起了暴雪。之后往西经过死亡谷,回到西海岸边,沿着一号公路到达湾区。 美国的历史贫瘠得可怕,可我们都已经通过各色好莱坞电影、纪录片、壁纸,提前领略过美国风光。在我出发前,查找各个国家公园的照片时,我才知道阿甘停止跑步时,背景上让人印象深刻的石丘便是纪念碑谷;而大峡谷和死亡谷,也是常常在电影中出现。尽管如此,当我亲身被这壮阔的风光包围时,仍然会情不自禁地惊呼和赞叹。我特别喜欢这种壮阔的风景,之前曾经写过一篇《壮阔和渺小》,体会世界的壮阔和庞大后,更容易反身自省,

Tags: 评论

为什么我要骑车旅行

我热爱旅行,尤其是骑车旅行。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“自虐”,我为何会热爱这种旅行方式呢? 更美的风景 波西格在他的《禅与摩托车维修指南》中这样说: 它没有什么车窗玻璃在面前阻挡你的视野,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。你就处在景致之中,而不再是观众,你能感受到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。 这正是我的心声。 不论是背包或是自驾,总归是在一个铁盒子 —— 汽车、火车 —— 里渡过自己大多数旅程,而真正的风景永远是在路上的。坐在车里,人会变得迟钝,昏昏欲睡,忘记欣赏窗外的风景;就算发现了风景,也转瞬即逝,鲜有停下来的机会。 而骑行就不一样了。 在骑行时,人能最充分地与大自然接触,被大自然包裹着,而不是被狭窄污浊的盒子装着,心会更加活泼。骑手需要不停地踩踏,这会带来高度的警觉,对周围环境的察知就更敏锐了。在骑行时,我们会轻而易举地发现周围平凡而美妙的风景 —— 可能是蓝天白云雪山,可

Tags: 评论 (1)

关于旅行时的充电问题

去年春天我去北海道骑行,考虑到电子设备比较多,我特地带了两个7800 mAh的充电宝,结果才到第三天,从中国带来的电量全用光了!之后每天都挂念着充电,我原以为每天晚上露营的营地都会有充足的电量供应,但几乎每晚都下雨,我根本不敢把充电器留在充电桩上。加之当时北海道还没到旅游旺季,很多餐厅都大门紧锁,我有很多顿饭都是在711这类连锁店解决的。万幸,北海道的711或者餐厅都有室外插座,我很多次蹲在711或者闭店的餐厅外面,默默地看着旁边移动电源蓝灯、红灯慢慢闪烁。 电子设备太多:手机、GPS、gopro,而且日本还有一个耗电大户:移动Wifi。在日本骑行的一周多时间里,每天都在焦虑中度过。 去年秋天又要去西西里,在出发前尝试了多种方案,最终平安度过,但一直偷懒没发文分享。冬去春来,趁方案还没过时,赶紧给大家分享。 需要充电的设备包括:手机三个,iPhone 6、6P和小米 Note 4;G

Tags: 评论 (4)

再游东南亚之缅甸

2010年,越南,2011年,柬埔寨,2014年,老挝。东南亚离中国近,加上经济实惠,因此总会在我不知道要去哪里玩的时候浮现在脑海中。每次都是临到节假日才决定,那就去这吧。 缅甸也是如此。 清晨,金光扬起,薄雾还未散去,热气球漂浮在立满佛塔的平原上。我从许多年前看到这个画面后就一直心念不忘,在我定下去老挝的机票前,我一直以为这是琅勃拉邦。可能是琅勃拉邦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名字俘获了我吧,结果我就在前年这么阴错阳差地去了一趟老挝。而这幅画面的真正属地,蒲甘,却更让我心驰神往。 缅甸是一个正在从政治动乱中恢复的国家,近两年越来越适合作为旅行目的地前往。缅甸之意为「遥远的郊外」,这就是古代西南人对这片土地的称呼。而事实上,缅甸对佛教的信仰比老挝更盛,这里有将近90%的人是佛教徒。在蒲甘平原,有超过10000个佛塔,最早的可追溯到千余年前,这里地势平坦,只要登上一座稍高的寺庙就能将四周景色

Tags: 评论